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光伏行业协会 | 请登陆| 注册
正文

拉丁美洲太阳能价格再创新低,整体市场发展仍面临挑战

2016-11-22 15:21:55| 来源: GTM Research| 评论:0| 点击: |

原著:Adam Critchley,专栏作家,Greentech Media
编译:伍沙沙 李梦媛


       近年来,由于光伏发电价格不断走低,拉丁美洲市场开始蓬勃发展,已成为不可忽视的一股新兴力量。
 
       最近,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的新一轮电力拍卖再创历史低位,低至29-41美元/兆瓦时(约折合0.194-0.275元/度)。
 
       这些成交价格,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该国的光伏市场发展情况。
 
       墨西哥
 
       2016年9月,墨西哥举办的第二次电力拍卖中,来自11个国家的23家企业及联合申报方签署了电力合同并授予清洁能源证书。据墨西哥国家能源管理中心(CENACE)(2014年能源改革时设立)透露,此次拍卖有望吸引高达40亿美元的光伏投资,规划装机容量为2.87GW。
 
       平均成交价格约为33.40美元/兆瓦时(约折合0.224元/度),比3月份首次电力拍卖的平均价格还要低30%。
 
       墨西哥能源部表示,两次拍卖为该国引入了34家新的电力运营公司,累计增加了5GW装机容量,以及66亿美元的投资。
 
       第一次电力拍卖结束后,GTM Research就曾预测,墨西哥2016年的光伏下游市场将增加521%,2017年将增加134%。但就目前来看,第二轮电力拍卖价格再创新低,这个预测似乎还是相对保守了。
 
       墨西哥光伏协会主席Héctor Olea告诉GTM,“我们见证了一个行业的变迁。”
 
    “时机是很重要的。早在五年前,风能在可再生能源里占主导,太阳能高昂的价格限制了它的应用。但是在过去的五年里,光伏电池板价格下降了近85%,为光伏的大规模推广提供了最重要的优势。”
 
    “从某种意义上说,墨西哥的能源改革逐见成效,光伏技术进步也恰逢其时。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使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墨西哥可再生能源版块里,太阳能将占据重要地位。”
 
       Olea说,“能源改革为墨西哥的太阳能发展创造了利好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光伏项目的融资能力得到提升,国内对光伏产业未来的发展也增强了信心。”
 
       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屡创新低的价格,是对光伏项目的盈利能力以及开发商的投资热情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关于未来的价格下降曲线,Olea表示难以预测。
 
       可以肯定的是,储能的大规模应用,将进一步推动墨西哥的太阳能利用。他认为,储能将在未来的5年内实现商业化。
 
       众多大型海外企业参与墨西哥可再生能源建设,也大大降低了光伏项目被延期或者取消的风险。与墨西哥电力公司(CFE)签署供电合同的企业包括: 意大利可再生能源公用事业公司Enel Green Power (EGP);由西班牙风机制造商Acciona和墨本土企业Tuto 能源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 AT Solar;还有Engie, SunPower 以及 Tractebel等。
 
       竞拍的光伏项目有明确的时间节点,必须在2018和2019年分别完工。
 
    “这给光伏项目建设带来了挑战,但是多数还是可以按时完工的。”Olea 说。
 
       根据华盛顿Squire Patton Boggs律师事务所合伙人Kevin Levey,墨西哥是拉美地区项目延期和取消风险最低的国家。
 
       但是,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虽然墨西哥的融资市场已较为成熟,但在光伏电价极低的情况下,项目融资仍然是重要挑战。”他说。
 
      他还指出,没有获得清洁能源证书和土地租赁指标的开发商,有可能会面临麻烦。
 
      阿根廷
 
      阿根廷政府在2016年5月推出了“RenovAR”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作为其中重要一环,首轮电力拍卖在10月举行,共1.1GW的17个可再生能源项目成交。
 
      其中包括风电项目12个共708MW,光伏项目4个共400MW,生物质项目1个,1MW。
 
      价格方面,风电的平均成交价格约为59.4美元/兆瓦时(约折合0.398元/度),光伏的价格约为59.7美元/兆瓦时(约折合0.4元/度),生物质能的价格约为118美元/瓦时(约折合0.791元/度)。
 
       大多数光伏项目被由阿根廷Jujuy省州立能源和矿业公司JEMSE、阿根廷Grupo Alberdi公司和中国的上海电力集团组成的联合申报方收入囊中。
 
       Jujuy 省当局曾在九月份表示,与中方资本就300MW项目达成了合作意向。
 
       西班牙企业FieldFare 和Isolux Corsan 将在Salta省共同开发100MW的项目。
 
       芬兰公司Vaisala为阿根廷此次电力拍卖提供了30%的尽职调查。该公司太阳能评估部门产品经理Gwendalyn Bender表示,“政府支持,加上拍卖的成功举行,无疑使阿根廷成为了拉美地区又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兴市场。”
 
       然而,即便这次拍卖会为阿根廷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开辟了新的纪元,这个国家的经济困境却使得融资价格仍处于相当高位。
 
    “对于阿根廷,人们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开发商可以通过引入外部资本来发展光伏市场,但在可预见的将来,阿根廷的太阳能价格仍将比智利和墨西哥要贵得多,”他说,“13年前由于主权债务违约而引发“钉子户债权人”危机,使阿根廷又很难从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的机构获得援助贷款。Macri总统上任后,重启与钉子户债权人谈判,开放市场和投资,争取获得国际金融组织的支持,并获得了一定成效,种种迹象表明,情况正在逐步好转。”
 
       阿根廷还在与世界银行筹划建立基金,为PPA购电协议和项目融资提供担保支持。
 
       智利
 
       2016年8月,智利最近的一轮电力招标中,来自西班牙的Solarpack公司中标Granja项目, 并以29.10美元/兆瓦时(约折合0.195元/度)的价格创造了当时的全球最低光伏电价。西班牙天然气公司Gas Natural Fenosa的子公司GPC也是其中一个大赢家,获得了两个光伏项目。
 
       智利目前的光伏累计发电装机容量已达到1.3GW,还有1.6GW在建。
 
       尽管智利的太阳能发展潜力巨大,且在拉美地区占据了领先的市场地位,输电网络仍是该国面临最大的挑战。智利南北狭长,两个主要电网中央电网和北部电网之间缺乏连通,导致太阳能产能过剩的北部地区无法向南方人口密集却供电不足的地区提供电力补给。
 
       早在7月,智利就通过了一项法案,拟建设一条贯穿全国的输电线路,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智利可再生能源协会主席 Carlos Finat将此描述为“国家和人民翘首以待的”。
 
       得益于明年即将建设完成的SING(北部电网)-SIC(中部电网)电网系统,该法案将促成实现北部Arica港口和南部Chiloé岛之间的电力输送。
 
       同时,政府成立了监管输电线路的新部门。
 
       同样在7月份,智利电网中央系统经济调度中心CDEC-SIC 发布了三个输电项目招标计划,项目总价值高达1.92亿美元。
 
    “没有输电网络,就无法将电能输送到人口密集的中心地区。屡创新低的光伏电价也是一个障碍。”Levey 这样说道。
 
    “智利计划在太阳辐照资源较好的地区大力发展光伏,然而这些地区对光伏电价非常敏感。 由于发展速度过快,光照资源好的地区,光伏电价已低至一定水平,而且短期内会有大批项目开始并网发电。”他说道。
 
       光伏电价的下跌影响了投资回报率,从而造成了项目融资困难。
 
       为提振太阳能行业,智利政府在9月份推出了Transforma 太阳能计划,除建立光伏研发中心外,还为行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项目发起方包括智利经济发展署Corfo、智利主要科研资助机构——科学和技术研究国家委员会Conicyt 以及智利国家矿业公司Enami等。
 
       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Acera、太阳能电力协会Acesol以及智利电力企业联合会Empresas Eléctricas and Generadoras de Chile等也参与了这项计划。
 
       智利正在采取更多措施来继续鼓励光伏产业增长,然而输电线路不畅仍是制约其发展的主要因素。
 
   “归根结底,在于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来建立输电网”,Levey 说,“理想很丰满,但从现实角度讲,改善电网状况才是关键。”


扫一扫,获取更多新鲜资讯!
 
文章分享:
收藏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
China Photovoltaic Industry Alliance
中国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27号院电子大厦    邮编:100846
电话:010-68200069/0070/0242
直线:010-68207621
邮箱:cpia@chinapv.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