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光伏行业协会 | 请登陆| 注册
正文

三季度国内光伏需求仍将强劲,绿证短期取代补贴不现实

2017-06-16 09:23:48|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点击: |

       由于光伏上网电价几乎会在每年的“630”后出现下调,因此6月单月的表现更加引人瞩目,常常会被看作是新能源市场变化最大的时间点。就在去年同期,因电价继续下调,电站建设用的组件、配件等采购量也会被相应地削减,国内大部分的光伏公司无一例外地减产、停产。

       而今年“630”大限到来之际,光伏企业的订单量不仅没有快速下降,反而满产满销。这一现象与国内外光伏市场需求的强劲有关;与此同时,“绿色证书”(下称“绿证”)将在短期内取代光伏补贴的这一坊间猜测也未获得实质性推进,让新能源市场的火爆局面也得以延续。

       今年4月以来,国内光伏产品的售价就一直呈现螺旋式的上涨现象。上周数据显示,多晶硅现货均价持续稳定。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的数据,太阳能一级致密料的均价为12.07万/吨,环比上涨了近1%。而进口多晶硅的均价为14.06美元/千克,周均价环比上涨1.52%。相比4月,上述两种产品的价格有10%、4.5%的涨幅。而上周“156mm多晶硅电池片”的均价为0.982美元/片,相比4月同期,涨幅更是达到了16%。

    “各大多晶硅企业确无库存,供应仍然紧缺。”硅业协会的最新分析报告称,“业内由于对630的抢装潮延后有一定的预期,故需求在短期内有保障。”

       协鑫集团主席朱共山说,“目前来看,保利协鑫(协鑫下属企业)的多晶硅、硅片等订单都较充足,今年7月的生产计划也满满当当。”他认为,国内需求的稳定、海外市场旺季的到来,都是促使第三季度光伏市场需求继续走强的原因,“协鑫硅片的海外市场供应量,占公司整体硅片供应量的60%。”

       谈及业务情况,他也透露,“截至今年上半年,我们三分之一的产品已为金刚线切多晶硅片,三季度的需求在明显增大。预计到年底,公司的硅片成本会有大幅下降,这对于市场开拓、产品利润的提升等都会带来正面、积极地影响。”

       阿特斯公司董事长瞿晓铧则表示,从现在看,第三季度的光伏市场趋势较好,“包括中国、美国及欧洲、日本、印度等地都表现得较为平衡。”他说道,欧洲虽然经历了过去几年的光伏市场下滑,但今年出现了回升之势,尤其是分布式发电有旺盛的迹象,西班牙以及德国、中欧等地市场等都有不错表现。而在法国,随着新总统的上任,整个能源体系会出现调整,“减少核电增加新能源”的政策得到了进一步的确认。

       另一光伏业内的资深人士则透露,目前海外市场订单量大幅拉升,与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举动有一定联系。“尽管美国不少政界人士和企业家都不支持特朗普的行为,但毕竟要从中吸取教训,要把它看作是前车之鉴。美国总统的新举动,也增加了新能源市场的不确定性。因此,大家认为现在应尽快抢装电站项目,争取在海外部分国家政策变化之前,让电站并网发电、享受现有的电站补贴及各项优惠措施。”

绿色证书短期内难以取代补贴

       朱共山也提到,海外市场的提升是一方面,国内需求也没有丝毫的减弱趋势。“国内的相应政府机构对光伏的支持措施较多,对国内光伏产品的需求也起到了一定支撑作用。”他说道,目前国土资源部在做相应的土地调研,研究从土地端支持光伏产业发展;国家能源局则在规划更多的“超级领跑者”及新的光伏扶贫项目,下半年将出台一些举措;部分金融机构如中国人民银行也在研究如何完善清洁能源补贴基金。

       而刚刚推出的“绿色证书”(下称“绿证”)交易,也同样成为近期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由于“绿证会替代光伏电站补贴”的这一坊间猜测并未获得实质性推进,因此也未能对现阶段国内光伏市场的火热带来冲击。

    “绿证”实际是指一些需要购买绿色电力的企业,向拥有电站的运营商买指标,从而满足相关节能环保要求。6月12日,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称,已向提交申请的华能、华电、中节能、中水顾问等企业所属的20个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核发了我国首批绿证,为7月1日起即将试行的绿证自愿认购交易奠定了重要基础。数据显示,被核发的230135个绿证,总计的表征上网电量共23013.5万千瓦时,所获绿证项目主要分布于江苏、山东、河北、新疆等6个省份,合计装机容量112.5万千瓦。

    “绿证是一种尝试、补充的形式。它在部分国家实行得不错,所以中国政府希望借鉴绿证的方式来解决一部分清洁能源补贴的问题。”朱共山表示。

        瞿晓铧也说,绿证在前几年就有所提及,“但它的出现,并不等同于光伏财政补贴就被取消了,这只是一种猜测而已,国家相关部门也没有说过绿证要取代补贴。从我了解的时间表来看,今年是绿证的自愿认购期,未来逐步变为强制性的采购方式,相关部门可能希望通过1年的时间来培养市场、收集经验直至逐步推广。”

       他也指出,尽管市场曾测算过,光伏补贴的缺口还有数百亿元之巨,“但我觉得,电站项目如果证照齐全且已并网发电,都会被记录在案,这个补贴缺口是应补齐的。绿证这种新机制的推出是好事,但财政补贴是政府对于上网电价的支持,两者并不相同。”此外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家如果要执行绿证的话,要强制五大发电场及其他高耗能产业(如水泥厂、钢铁厂)购买,才可能落实。

       协鑫集团一位管理层也说道,“目前光伏企业是用补贴从银行拿贷款,如果补贴出现问题,引致银行坏账,最后影响的是银行,因此补贴取消的可能性也并不大。3、4年后,光伏发电按照目前的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路线,已能逐渐接近于核、气的发电成本,那时或许就不需要国家对光伏电站进行补贴了。”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的一位官员也曾撰文指出,“不是所有的新能源发电项目都可以获得(绿色)证书。因为证书交易的价格主要是对财政补贴的替代,所以对于市场化程度较高、具备竞争优势的水电和未实行分摊机制的核电并无绿色证书的需求。”

       上述官员认为,为避免全社会成本太高,绿证制度应优先应用于具备较大成本下降空间、与化石能源成本比较接近的风电和光伏电站项目,作为推动最终平价上网的“临门一脚”的政策。而对尚处于产业化初期需要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的海上风电、分布式光伏发电、太阳能热发电建议仍延续目前标杆电价的扶持政策体系,即从全社会征收附加分摊,直到产业技术体系逐步完善,成本有较大幅度下降为止,甚至可以采取特许权招标的模式,鼓励通过良性的市场竞争迅速降低成本。在此之前,可以考虑由国家适度控制发展规模,避免对高成本的新能源发电项目激励过度导致建设规模过大,最终推高全社会的用能成本。


扫一扫,获取更多新鲜资讯!

 

文章分享:
收藏
关键词:补贴 短期 现实